科学研究

  • 科研项目
  • 学术成果
  • 学者观点

学术活动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成果

做好应对疫情全球扩散回溢效应的各项准备工作

发布时间:2020-03-19 作者:互联网 来源: 访问次数:84

做好应对疫情全球扩散回溢效应的各项准备工作


健康经济与管理研究|新冠抗疫要报(十二)

作者:管涛


做好疫情持续时间更长的思想和措施准备

经过全国上下艰苦努力,当前中国境内已初步呈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但2月底以来,全球各地却不断拉响警报,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出现新冠肺炎病毒感染和死亡病例,境外每日新确诊病例数倍甚至十数倍于中国境内。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将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由“高风险”提升至“非常高”的最高级别。世卫组织解释说,这并非与绝对数有关,而是依据传播和影响的风险来判断的。

中国本来有信心在4月底之前基本控制疫情,大家摘下口罩,经济社会生活基本恢复正常。但考虑到境外疫情防控的意愿和能力,疫情全球蔓延风险上升,下阶段中国境内的疫情防控重点将转向防境外输入。近日中国境内已发生了多起境外输入的病例,显示疫情防控下半场工作仍然并不轻松,需要早做准备。


做好疫情冲击更加严峻的思想和措施准备

之前,疫情主要在中国境内扩散,中国经济受到的负面影响较大。由于人员流动停滞、生产商务活动停顿,疫情通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对境外产生溢出影响。现在疫情已经扩散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些国家和地区病例上升很快。截至3月9日零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法国、德国的本土确诊病例均已上千例。

2月2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值从6.0%下修至5.6%,而仅将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值下调了0.1个百分点至3.2%。但3月4日却表示,随着疫情迅速蔓延,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低于2019年的2.9%。其实,3月2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就已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值从2.9%降至1.5%(差的情形)~2.4%(基准情形)。

这对中国意味着,一是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外需疲软,将增加中国稳外贸和稳外资工作难度,并影响市场多元化进度;二是境外疫情防控将通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渠道,制约中国境内的复工复产进程;三是不排除疫情全球扩散的超预期冲击,有可能通过心理和金融渠道影响或者至少阶段性影响国内股债汇和大宗商品市场走势;四是在全球降息潮和市场避险情绪驱动下,不排除美债收益率降至零以下,甚至美联储直接实施负利率,这对国际资本流动和美元资产安全将造成何种影响,需提前研究并有所准备。


政策上要保持战略定力并留有余地

降低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关键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在宏观调控逆周期调节稳定总需求的同时,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进一步释放制度红利。要坚持防疫和生产两手抓两手硬,在防控疫情蔓延的同时推动有序复产复工。要适时退出疫情时期的战时管理措施,避免对经济活动的行政干预常态化。要防止借“稳经济”为名行“强刺激”之实,延缓必要的改革和调整,加剧经济结构的扭曲。

此外,这次疫情将真正考验各国政策应对能力,包括政策空间和执行能力。3月3日美联储在议息会议之前紧急降息之所以效果不佳,主要原因:一是相当于确认了市场关于疫情及其经济影响非常严重的悲观预期,加剧而非减轻了市场恐慌;二是过去降息周期都是从6%以上往下调,而这次只有不到2%的空间,无论救经济还是救股市都显得囊中羞涩,削弱了美联储政策公信力。相信,如果没有去年因担心贸易政策冲击而仓促“三连降”,现在美联储弹药将会更充足些。所以,中国必须为可能遭遇更坏的情形在政策上留有余地,避免一次性地把子弹打完,将自己陷于被动地位甚至置于险境。


着手研究准备做好疫情应急恢复与重建工作

疫情爆发以来,曾引起了各界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从中国转移的担忧。对此,要避免三种认识偏差:一是将疫情导致对外经贸人员往来的暂时停滞,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产生的短期冲击,等同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布局的长期调整;二是将疫情后制造业跨境双向投资的变化,主要归咎于疫情造成的后续影响,而忽略其背后更深层次的基本面因素;三是将疫情后制造业跨境双向投资的变化,等同于该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总体地位的变化。有鉴于此,笔者的基本判断是,预计受国内经济转型、综合成本上升,以及对外经贸争端的影响,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占比、外企进出口份额可能还会进一步降低,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地位下降。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进一步扩大开放尤其是服务业对外开放,加上国内产业门类齐全、市场潜力广阔、区域纵深较大,中国仍有望维持甚至进一步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的重要性(详见拙作《第一财经日报》2020年2月26日A11版“制造业利用外资不能决定中国全球产业链的地位”,本号已转发)。

鉴于此次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世界范围内也造成了较为广泛的影响,因此,在应急恢复与重建阶段讲好中国故事非常重要。建议事后国家组织专家对这次疫情开展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并争取对外公开调查结果。这既是铭记历史,也是体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尊重生命、尊重科学,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应有之意。2009年5月,美国国会授权成立2008年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费时一年半时间开展调查,于2010年12月向美国总统、美国国会和全世界公布了最终调查结果。

更为重要的工作是,按照第12次中央深改委会议精神,认真总结汲取经验教训,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加快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将有助于降低国家风险溢价,增强对外资(包括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