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 科研项目
  • 学术成果
  • 学者观点

学术活动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成果

优化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互为补充、均衡发展的建…

发布时间:2020-02-25 作者:互联网 来源: 访问次数:118

优化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互为补充均衡发展的建议


健康经济与管理研究|新冠抗疫要报(九)


单位: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

作者:陈东升、毛振华、王健 、郭敏、毛宗福


自2020年1月23日新冠肺炎疫情全面告急以来,武汉疫情形势牵动着全国亿万人民的心。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以武汉市普仁医院、武汉市汉阳医院、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武汉亚心总医院等为代表的 24 家社会办医的医务工作者积极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第一线。2月8日,武汉市防控指挥部决定将泰康同济(武汉)医院作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治疗点,成为首家入列抗疫主战场的大型三甲民营医院。2月13日,湖北省卫健委准予泰康同济(武汉)医院执业,性质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2月14日参照火神山医院运行模式的泰康同济(武汉)医院在抗疫战地一线正式揭牌,来汉支援的首批军队医务人员进入隔离病房,接收重症患者,军民融合,助力打赢人民防疫攻坚战。

2001年国家对医疗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将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按不同经营性质,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具有公益性质,属于社会福利事业,不以营利为目的,按政府区域卫生规划要求设置,并承担各级政府赋予的任务,分担政府对人民健康的责任;营利性医疗机构实行自主经营、企业化管理,以营利为目的,可以在各级政府区域医疗规划以外设置。

本次疫情再次将医疗服务市场的资源配置和相关体制机制的深化改革提上议程。根据国家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共有营利性医院12558个,卫生人员922325人;非营利性医院20451个,卫生人员6452948人。营利性医院数量占全国医院总数量的38.04%,而卫生人员数仅占全国卫生人员总数的12.51%。此外,上述两种类型医院在病床使用率中存在一定差别。2018年,营利性医院病床使用率为52.9%,而非营利性医院病床使用率达到88.9%(2019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为进一步优化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互为补充和均衡发展,建议如下:


一、鼓励各地构建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机构,尤其保障促进多样化资本来源的非营利医疗机构的发展。

在目前国内的管理体系中,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包括公立医院以及由民办非企业单位管理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因此,民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也属于实体性公共服务机构。基于我国政府财政可投入卫生资源有限的现状,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以其独有的特性和运行方式,决定了其将长期在我国的医疗服务体系中占具重要地位。因此,为促进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良性发展,政府应通过引导、调控和支持等方式,为不同类型的医疗机构积极创造平等的竞争环境。为此,政府可参考其他国家和地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发展的成功经验和教训,例如韩国的三星集团和我国台湾地区长庚医院的办医模式,综合各方优势的同时最大程度地弥合缺陷,制定出适合本地区特点的鼓励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发展的相关政策规范。


二、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需监管相容、一致对待

在面对非典、新冠肺炎等疫情阻击战时,公立医院是国家应对大规模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主力军,也是公立医院履行责任和义务,充当坚强堡垒的时刻。在这种为难关头,发动公立医院的力量与支持民营医院的援助并不互相矛盾,也不存在信任问题。民营医院主动请缨,是尽公民责任的行为,是社会担当的体现,社会应当予以支持。但考虑到实际情况,就多数民营医院来说,技术实力并不完全适应传染病防控的要求。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能否发挥应有作用,达到防护要求,完成救治任务,这是必须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公立医院方面,应进行政府采购而不是政府调度,这也体现了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是否受到了一致对待。在这一问题上,关键在于政府应摆正身份,明确到底是以社会管理者的身份还是以出资人的身份办事。由于目前政府身份问题不够明确,责任落实仍存在问题,一旦出现问题,政府往往以出资人身份要求公办单位和机构无条件无私奉献,到第一线进行战斗。因此,需要探索尝试更加合理有效的方式,从社会管理的角度,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统一平台政策,平等对待公办和民营医疗机构。


三、明确民营资本办医的导向

目前来看,国家鼓励民营办医的方式存在一定问题,引入民营资本的主要目的是补充国家对医疗卫生投入的不足,然而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目的是利润最大化,不经引导并不能有效地填补供给空缺。民营办医虽然整体上增加了医疗核心资源的供给,但从总的服务量来看带动不大。因此,建议明确政策导向,一是应该继续大力鼓励非营利性社会办医,二是有目的性地选择营利性医疗机构进入医疗卫生服务市场。此外,所有医疗机构的收入都来自于全社会的医疗开支,营利性医疗机构从社会医疗开支里获取的部分利润,涉及长期攫取医疗资源的问题。因此,应重点鼓励两个类型的私营医疗机构发展:一类是高端医疗,即消费医疗,包括美容整容、月子中心、高级康复、高级养老等;另外一种是极高端医疗,即医疗设备、医疗技术以及医疗服务顶尖的医疗服务机构。并明确这两类医疗服务都不纳入医疗保险保障范围。


四、医疗服务需兼顾公平和效率

公立医疗机构和私立医疗机构在公平与效率中侧重点不同,公立医疗机构注重公平,相对保障了全民健康和国家卫生事业平衡发展;私立机构注重效率,在医疗品质与质量上相对有优势。但从长远来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在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体制下要占主导地位。


五、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发展方向

一方面是要加快推进公立医院的改革,公立医院是国家应对危急时刻的主力军,要保持公立医院发展的稳定性,提高医护人员的待遇和医疗装备,提高医疗服务水平,进一步深化公立医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改革。另一方面要通过政府引导和市场调节,吸引社会多元投入,鼓励大型财团和社会捐助类型的社会或者民营资本办医。形成以非营利性为目标和基本特征的社会化医疗机构,发挥其在调整医疗服务结构和体制创新方面的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