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动态

研究院动态

首页 / 研究院动态

董辅礽研究院讲座速览

发布时间:2018-05-25 作者:互联网 访问次数:183

        5月19日-20日,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董辅礽研究院”)特邀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胡德坤教授、国际问题研究院张晓通教授和董辅礽研究院管涛教授为在京研究生带来专题讲座。三位教授分别从“习近平外交与我国南海维权”、“中美关系”和“中国外汇政策的逻辑”三个方面,就政治经济热点话题进行深入剖析,分享了新见解和新趋势,使学生们受益匪浅。以下是讲座精彩内容回顾:


一、胡德坤教授:习近平外交与我国南海维权

        武汉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武汉大学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主任,胡德坤教授此次在《习近平外交与我国南海维权》专题演讲中从“大时代、大格局、大战略、大智慧”的角度出发全面分析了习近平主席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的历史视角。

        德坤教授从“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周边外交与我国的海洋维权”、“外交与中国周边形势的演变”等几大板块分析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主题下习近平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的外交理念、“一带一路”战略的必要性;“周边外交与我国的海洋维权”板块下的“亲、诚、惠、容”周边外交理念、海洋强国战略、坚定维护国家主权的战略意义;以及现状下美国的外交重点为国家核心经济利益,我国周边形势缓和,但南海仲裁案、萨德导弹、台湾问题等不安因素仍然存在。

        最后,针对南海仲裁问题根据已有文献资料论证了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是千百年历史形成,南海断续线不容仲裁和否定的主要论点,并强烈的抨击了南海临时仲裁的非法行为。同时强调中国作为反法西斯四大国中唯一未完全收复国土的国家,这在国际秩序中是不公平、也极不正常的。


二、张晓通教授:中美关系

        自从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局势微妙,近期双方的经贸关系走向更是成为了焦点。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张晓通教授进行了《中美关系》专题讲座,并以“中美关系的周期率→美国对华政策制定→当前中美关系及未来”的走势为讲述脉络,带大家深入了解现状下的中美关系。

        张晓通教授在讲座第一、二部分讲述了中美关系从隔绝到半结盟、利益大交换、冲突等的历史发展进程;并从人物、指导思想(政治-经济-社会逻辑、地缘政治逻辑、意识形态逻辑)等角度分析了美国对华政策制定的主要原因和影响等内容。

        而在大家重点关注的当前中美关系及其未来走势板块上,张晓通教授从特朗普上台:黑天鹅现象(苏东剧变、9.11、英国脱欧);班农的历史观;国家安全战略:中国是战略竞争对手、经济侵略者;经济民族主义(重商主义)等方面做了重点阐述,并提出了中国外交的主要思维方式:底线思维: “Not asking for trouble, but no fear of trouble”, No exchange of core interests ;战略思维: global  + Longue-durée;和辩证思维 。

        讲座最后,张晓通教授为大家总结了理解中美关系的多重理论纬度:世界经济长周期+霸权兴衰,并从政治经济学、地缘政治学、双边关系的战略管理的视角,审视国际国际关系的外交博弈,并表示这是关于我们的时代。


三、管涛教授:中国外汇政策的逻辑

        汇率可谓是政治经济的调节器,此前有观点表示,如果美国官方将中国或亚洲其他经济体列为汇率操纵者,其政治意义可能不亚于经济意义。外汇对于国家和民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那么,中国的外汇逻辑是怎样的呢?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国际收支司司长、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管涛教授给出了答案。

        在此次的《中国外汇政策的逻辑》讲座上,管涛教授将讲座内容分为了人民币汇改的政策与市场逻辑和“8.11”汇改以来外汇政策反思两大部分。

        讲座中管涛教授提出了外汇市场的价值规律、最优汇率选择的理论之争、“角点解”与“中间解”各自半壁江山、增加汇率政策可信度是深化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关键、应对资本流出冲击的新“不可能三角”资本外流是前期储备下降、汇率贬值的主要原因以及我国外汇市场步入多重均衡状态,资本流动管理是当前一个重要手段等论点。其中多次提到了外汇政策的“新不可能三角”,以及外汇调控手段:资本流动管理。

        关于“新不可能三角”,管涛教授指出,外汇政策存在一个新的“不可能三角”,面对资本流入或者流出的冲击,外汇政策工具里有汇率、外汇储备、资本管制三个工具。“工具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想汇率不动、储备不变,又想不用管制,那是不可能的。”并表示没有无痛的汇率选择,关键是不论采取哪种汇率选择,都要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的基础上,做好应对预案,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针对目前的外汇政策,管涛教授得出以下反思:在金融全球化背景下,要认清外汇储备功能的局限性。外汇储备是一个信心指标,其变化具有向下刚性。增强抵御跨境资本流动冲击风险的能力,关键还是要迈出汇率市场化的惊险一跃,淡化汇率波动的政策涵义,增强对汇率波动的市场容忍度。当前亟需建立健全央行退出外汇市场常态干预后的货币投放机制,强化货币纪律,以更充分享受汇率浮动带来的好处。

        另外,关于外汇调控,管涛教授表示资本流动管理是当前一个重要手段,资产多元化配置是资本外流的主要渠道。并指出应对资本流动冲击的汇率、储备和管制三个外汇政策工具各有利弊,政府必须排出政策目标的优先顺序;资本流动管理要讲求技巧;应辅之以可信的价格信号,可提高资本流动管理的有效性;资本流动管理只应作为临时性的应对手段,一旦市场趋稳应及时调整;资本流动管理只是争取时间,不能替代必要的调整与改革等精彩观点。